— Raven Nest —

双人采访(EG醒目!!!亚普,superman,)

泫然肆酒:

语言和智力双重碾压


bearandrose:



       脑洞来自一场奇怪的梦,半AU,极度OOC,总之就是慎入慎入慎入。








       克拉克·肯特又被佩里临时抓了壮丁。








       事情要追溯到一天前,星球日报体育版的记者在一场儿童自行车与哈士奇的追逐战中偶遭飞来横祸,不幸右脚骨折,于是,刚刚拯救完世界踩着上班时间线踉跄跑进办公室的克拉克·肯特被佩里连人带行李踹去了盐湖城。








     “盯紧那些大热奖牌候选人!星球日报决不能落于人后,捡别人剩下的二手新闻!”








      严格来说,克拉克·肯特是一位相当优秀的记者,但他从来都没有采访过任何体育明星,对冬季奥运会也算不上了解,在他来盐湖城之前,他不幸负伤的同事在医院一边打着石膏一边对他贫瘠的体育知识进行了一次冲刺性恶补,包括每个热门运动员的星座国籍奖牌史情感史等拉拉杂杂的破事儿,末了还大手一挥,并信任地表示:“这些运动员比起政客和明星简直傻白甜的让人感动,有时候不加鱼饵都会上钩,去吧,克拉克,你可以的,别让我失望!”








       临行前,佩里还把桌子上一大堆已经过审的采访大纲塞给了克拉克,“按照这上的问,记录下他们的回答!别搞砸了!”








       就这样,克拉克登上了前往盐湖城的飞机。








       他在飞机上翻阅起了佩里给他的采访大纲,它们是被打乱顺序胡乱放好的,想也知道,佩里这段时间非常繁忙,报社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报道正义联盟上,但盐湖城冬奥会实在是件大事,报社的人手时常不够。克拉克从材料中抽出一份标注着廖莎和热尼亚的采访大纲,他事先查过资料,知道这是两个俄语昵称。








       他们是叶甫根尼·维克多罗维奇·普鲁申科和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亚古丁。








       有那么一瞬间,克拉克想起他高中时日夜苦读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集的日子。








       好吧,克拉克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这两个名字基本组成了全体现役花样滑冰男单选手的噩梦,同时也掀起了全体体育记者的狂欢。








       但克拉克不是那种没有节操的小报记者,他对每一个采访对象都保持着可贵的尊敬之心,于是,他慎重的翻开了采访材料,高兴地发现他的同事准备的问题并不算咄咄逼人,反而相当的感性。但随着他的深入阅读,他发现这些问题实在是太感性了。而更加诡异的是,他们两个人居然只有一份采访大纲。这是要他同时采访两个人的意思吗?








      克拉克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中。








      如果你要问一般体育记者,要你同时采访亚古丁和普鲁申科两个人怎么样,他会告诉你呵呵。








       不是说不敢,美国新闻人从来都有面对正义联盟大战外星军团时也能泰然自若进行现场直播的胆识和豪情,但关键是,两位运动员不会接受这样的采访。








      但克拉克不是一般体育记者,他是超人,他天生就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存在,这一天他更是好像花光了一生的幸运值那样不可思议地真的得到了同时采访亚古丁与普鲁申科的机会。不,大概他是花光了全体正义联盟成员的幸运值。








       总之,他得到了这个机会,采访被安排在奥运村的咖啡厅里。克拉克肯特提前半个小时就带着他的录音笔和采访资料准确就位,四十分钟后,普鲁申科和亚古丁才姗姗来迟。








       克拉克的超级视觉注意到十分钟之前他们冷着脸在咖啡厅外相遇,并保持着诡异的同步率朝这里走来,而亚古丁先普鲁申科一步打开了咖啡厅大门,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虽然亚古丁一脸我要把这扇门甩到你脸上的阴郁,但实际上却是,他很绅士地等着普鲁申科走进咖啡厅后才关上了门。








      克拉克朝自己的采访对象微笑。他高兴地朝着他们招手。








      亚古丁点头示意,然而普鲁申科却没理他。








       克拉克第一眼望去,就能看到普鲁申科高傲地抬着下巴,目光冷漠地扫过整个咖啡厅,他的嘴唇紧紧抿着,背部像芭蕾舞演员那样挺直,他浑身上下似乎笼罩着西伯利亚的暴风雪,目光里流淌着搀着冰渣的涅瓦河。然而当克拉克用他带着X射线的眼睛第二次看向普鲁申科的时候,发现普鲁申科只是有点发呆,并且有些疲惫。








       果不其然,亚古丁用看外星人一样的目光看着普鲁申科,直到他如梦初醒般地狠狠回瞪一眼亚古丁,接着,普鲁申科走到克拉克对面的座位上和他打招呼。








       那声音虽然算不上热情,但其实并不冷淡。








       克拉克与亚古丁和普鲁申科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两人的性格上的不同一览无余,相比起亚古丁的健谈,普鲁申科显得有些内敛。克拉克猜想那或许是因为语言的问题,如果使用俄语采访,普鲁申科大概会更放得开些。








       克拉克微笑着翻开了他的采访大纲,开始了第一个问题。








     “这是你们第一次来到美国参加比赛吧,还适应吗?”








       普鲁申科诡异地看了一眼克拉克肯特,仿佛是被问道“您在《乱世佳人》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的费雯丽。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来美国比赛。”亚古丁的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很自然,“我在这里比赛了很多次,还生活了不短的时间。更何况我从小就开始世界各地比赛了,这没什么不适应的。”








     “就是这样。”普鲁申科简短地回答道。








      克拉克开始觉察出采访大纲或许有什么问题,他尝试着找个台阶下,他即兴发挥到,“但奥林匹克运动会较其他比赛肯定会有些不同吧。它所受的关注度更高,全世界的目光都已经聚焦盐湖城了。”








     “奥林匹克对我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誉,我对此非常重视。”普鲁申科非常郑重地说道,他的目光坚毅而无畏,克拉克在某一刻对他肃然起敬,“我的训练时间被安排的挺早的,每天要很早起来上冰,这对我来说有些麻烦,但我克服了。”








      克拉克顿了顿,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普鲁申科刚进门的时候有些状态不佳。








     “以前你们就像两颗星星一样所向披靡,旁若无人。而这次作为对手参赛,和如此熟悉自己的人竞争,是否会感到不适应?”








     普鲁申科挑了下眉毛,他不满意地撇了撇嘴角,选择了沉默。








    “我和热尼亚一直是作为对手参赛,我们在比赛中竞争……”








    “这很普通,我们是运动员。当然有竞争。事实上,我们的对手不止彼此……”普鲁申科飞快地接道。








       亚古丁开始附和,“戈贝尔、萨沙·阿伯特、本田、李成江、艾德里奇都是奖牌的有力竞争者……”








     “但同时我与廖莎不仅是对手,还是队友,我们都代表了俄罗斯。”








       普鲁申科以一个瞪视结束了这个问题,他看向克拉克的目光好像他是一个挑拨俄罗斯队内关系的坏蛋。








     “可是这挺不容易的不是吗?经历了那么多的默契,你们对彼此那样的熟悉。”克拉克顺着采访大纲继续读了下去。








     “我们并不熟悉。”








     “我们之间没有过友谊。”








       普鲁申科和亚古丁几乎异口同声,同步地另克拉克侧目。








       克拉克的同事似乎早就料到这种答案,他立刻按照采访大纲追问:“可你们一起生活了五年。很美好的五年。那并不是一段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过去。很多人在换了工作环境之后表现出极度的不适应。而你们要磨合的东西显然更多。”








       亚古丁诧异地抬起头看着克拉克,他开始怀疑这个记者是从哪里买来了一些猛料。又或者纯粹是在恶意试探什么。但克拉克的目光中毫无戏谑嘲讽,反而一派真诚。好吧,他算是弄清了状况,这大概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实习生,准备不足,胡乱提问,否则正常人怎么会用美好两个字来形容他和普鲁申科的过去。现在他只希望普鲁申科不要上钩。








       克拉克认真地看着普鲁申科,他苍白的脸涨得通红,手指一下下的敲击着桌面。亚古丁看着他,很怕他突然迸发出什么太过汹涌的感情,爆炸掉整个咖啡厅。








       过了一会儿,普鲁申科微微侧过头,羞愤地用俄语问道:“刚刚这个记者在说什么?”








       亚古丁忍住拍桌大笑原地起跳满地打滚等不英俊不帅气不符合他气质的行为,他自来到咖啡厅之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他说你很甜热尼亚,他想要你的电话号码。”








    “你当我傻吗?我懂电话号码这个单词。”








    “聪明人英语会这么烂吗?你能不能态度好一点,你到底想不想知道他刚刚问了什么。”








      普鲁申科冷着脸,他无奈地闭上眼睛,又轻又快的点了一下头。








      亚古丁凑在他耳边,小声地翻译了一遍刚刚克拉克的提问。








      普鲁申科突然睁开眼睛,瞪着克拉克,好像想立刻点个派摔到他脸上。








    “他知道什么?”普鲁申科问道。








    “我很肯定他什么都不知道。”亚古丁开始用英语回答克拉克的问题,“我想你也应该有一些小学同学吧?你们在一起上课度过了五六年,但现在你连他的脸和名字都记不住了。我们之间差不多就是这样,实际上,我说过了,我们从未有过友谊。”








      标准回答,普鲁申科轻松地笑了一下,不准备再补充什么了。








      克拉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从相看两厌到默契地同仇敌忾,他们似乎只用了几分钟完成这个转变。“这么说,你们已经对放下过去达成共识了?”








       即使是不熟,那么总在一起度过了五年的时光,总是存在着那么点过去的。但是如果直接承认,好像又显得他们之间发生过点什么,如果直接否认,我们没什么过去,那更显得他们之间发生过点什么了。








      卑鄙啊!亚古丁觉得自己被这位记者纯良的外表所蒙蔽了。“人生就像一次旅途,我们每个人都会从背包里拿出些什么再装进去什么。这没什么特别的。”








       普鲁申科想了想,接着回答道。“我们不需要达成什么共识。生活中我们没有交集。”








       克拉克发现采访大纲上有一条标注为廖莎的问题,思考再三,他还是决定以亚古丁先生来称呼他,“您曾说你们的关系终止于2000年,在此之后您曾经试图挽回你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但失败了。这是否是您离开的原因?你们关系的终止是出于个人的原因还是双方分歧?”








     “我不知道您这样问是什么意思。我离开尤比莱尼是为了更好的训练。而我和热尼亚之间,友谊也好,分歧也好,都是我们之间的事。别人管不着。”亚古丁冷着脸地回答道。








       克拉克显然已经惹怒了两个采访对象,但是那篇采访大纲还没结束,他不能半途而废“你们有很多共同的朋友。然而鉴于你们现在的关系,这是否会有些尴尬?”








       普鲁申科彻底被惹怒了,盐湖城奥运会带给他的压力太大,那本来就让他有些焦虑。而这个记者的提问又处处踩到他的雷点,他和亚古丁确实有过什么过去,那是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他不知道那个记者从哪里打听到这点的,但那是他们的过去,不应该被当成谈资和笑柄。








     “我们是成年人,我们从来都不会逼迫我们的朋去站位。更不会逼问他们两个人掉进河里先救我还是先救他这种愚蠢的问题。我以为您该专业一点。知道您在采访的是两个大赛前的运动员。而不是新电影上映的电影明星。”普鲁申科生气地站了起来,直接朝门外走了出去。亚古丁无奈地对克拉克说了一声再见,他拿起了外套,他的和普鲁申科忘在沙发上的,匆忙地跟了上去。








      克拉克搞砸的太彻底了。








      与此同时,星球日报娱乐版的实习生战战兢兢地打开了自己准备的采访大纲,他的采访对象是两位探戈舞者,叶甫根尼娅和阿列克谢,当然,粉丝更喜欢称呼他们为热尼娅和廖莎。他们小时候就是舞团最闪耀的新星和最默契的搭档,两人之间还曾有一段令人羡慕的恋情,但这一切都随着男伴离开舞团和烟消云散了。这次他们代表各自的舞团参加了大都会的舞蹈大赛,主编找了很多关系才磨到了这个采访机会,但原定的采访记者吃坏了肚子,只好由实习生临时顶上。








      “第一个问题。”实习生一字一句的念着,却在最后几个单词上变了语调,“你们在世锦赛上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那么在这次比赛里,你们的难度构成会趋近于保守还是有所提升?会有新四周跳的展示吗?”








       呃……年轻的实习生看了一眼两位一头雾水的舞者,默默合上了采访稿。








       一出咖啡厅,亚古丁就追上了普鲁申科,将他的外套递给了他。








     “谢谢。”普鲁申科轻轻应了一声。








     “别担心。我想那个记者只是胡乱提问,其实什么也不知道。相信我,他不会写出比我们在同性恋酒吧争风吃醋更惊悚的新闻的。”








      普鲁申科轻微地摇了摇头,“我曾经爱过你,这是事实。我干嘛否认。我从不为了我做过的事情感到恐惧或是后悔。我只是很生气,这段回忆无论好坏都是属于我的,我不喜欢有人拿他们做谈资。也不希望他们用这件事情伤害我身边的人。”








    “你指的是我啊。”亚古丁佯作潇洒的勾起一个微笑,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语调中有一丝僵硬。








    “嗯。包括你。”普鲁申科回答道。








      气氛一瞬间沉默了下来,亚古丁看着普鲁申科,心里突然被狠狠的捅了一刀,他以为他们不会再这么正常的谈话,他以为他们早就被驱赶到不同的阵营里,再不会有互相保护,互相体谅的机会。








     “那么,再见了。”普鲁申科突然看到了远处的萨沙·阿伯特,他立刻招了招手,示意对方等他一会儿。








     “热尼亚。”亚古丁突然叫住了他,“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无论好与坏,都是值得去经历的。对我来说,那同样是一段很重要的回忆。”








     “我明白。”他回答道。








      搞砸了第一段采访的克拉克并没有被击垮,与之相反,他接下来的几次采访都非常的顺利。几天后,他终于搞清楚了那段失败经历的关键在哪里,他和一个实习生拿反了采访大纲,那篇充满火药味和紧迫感的采访稿才是属于他的热尼亚和廖莎的,而他手中狗血言情如八点档电视剧的采访稿则是一对昔日爱侣的。








      很快,盐湖城冬奥会进入了比赛日程,克拉克听说ABC电视台的记者短节目之后在普鲁申科那里碰了个大钉子,就连发挥完美的亚古丁也不如往日温和随性,克拉克很难确定那是不是一次因他而起的迁怒。








      长节目那天,克拉克凭着记者证来到了比赛场馆观看比赛。诡异地是,当他进入场馆的那一刹那,他心中立刻开始警铃大作,刚开始,他还以为那是他深受比赛紧张气氛影响的缘故,直到轰隆一声,超级罪犯随着冰宫的屋顶一起降落在雪白的冰面上,刚好在上厕所的克拉克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人群在一瞬间陷入极度地恐慌之中,现场一片混乱。警察立刻开始一边疏散人群一边呼叫救援,克拉克以最快速度换好他的制服,冲进场馆救走了场地中央差点被巨大摄像机砸到的运动员。








       哦,那是普鲁申科。








       运动宫内诡异地持续播放着热情激荡的斗牛士之歌,可怜的普鲁申科,本来扮演的是勇敢无畏地艾斯特埃米罗,现在只能缩在超人怀里当卡门。








       克拉克把普鲁申科安全送出了场馆,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刚刚松手的时候,普鲁申科踉跄着几乎要摔倒。








       还好亚古丁一把扶住了他。








       克拉克朝他们点了点头,迅速朝冰宫飞去。








       同时,正义联盟的其他成员陆续加入战局。现代奥林匹克为友谊与和平而生,怎可允许邪恶势力肆意破坏?拒绝和平的橄榄枝就算了,还偏要暴力地折断,简直踩烂了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底线。








       正义联盟出动使这场危机解决地彻底而迅猛,哈尔和闪电侠将罪犯们交给了警察,其他人负责救助伤员以及一些必要的善后工作。当超人从惨不忍睹的冰宫飞出来的时候,他很巧合地看到了他的两个采访对象。在普通人群中,两个紧身衣打扮的运动员总是无比的显眼,在此方面,他们倒是和超级英雄有些相似。








       普鲁申科胸前的红领巾随风舒展,而亚古丁依旧是那身极富戏剧性的铁面装。他们面对面站着,看起来欲言又止。亚古丁的一只手紧紧握住了普鲁申科的手臂,灰蓝色的眼睛紧张地盯着他的脸。人类如此脆弱,作为超人的克拉克这样想,所以他们会害怕,同时他们也会懂得珍惜。有那么一瞬间,克拉克的心头涌上了一丝温暖。








     “你这是要哭了吗?”普鲁申科撇了撇嘴角,那似乎应该是个微笑。








     “我刚刚亲眼看到你差点被摄像机砸成肉饼!“亚古丁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我很害怕,害怕一旦你出什么意外。我却只能顶着你最大敌人的身份就这么看着,我或许连医院的大门都进不了。他们肯定会把我们赶出去。我突然发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不参与你的生活,更做不到和你做陌生人。”








      “廖莎……”普鲁申科轻轻碰了碰亚古丁的胳膊,他的声音听起来温柔极力,“你知道吗……我十六岁之后就再没听过你这么温柔地对我说过话了。这太违和了……我甚至有点不适应。”








     “闭嘴,小心我把鼻涕和眼泪擦到你的身上。”








       普鲁申科恐惧地看了一眼亚古丁,而后者突然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现场太过混乱,一时间竟然没有人拿起照相机记录下这极具新闻价值的一幕。倒是闪电侠飞一样的从这里跑过,留下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克拉克朝他们走了过去,“你没事儿吧。”他朝普鲁申科问道。








    “没事儿。但是我的比赛毁了。”普鲁申科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很沮丧,“无论如何,谢谢你。我很抱歉上次采访表现的很不礼貌。”








      克拉克愣了愣,决定装傻,“你在说什么?先生。我怎么听不懂。”








    “你难道不是克拉克·肯特吗?星球日报的记者”普鲁申科惊讶地看着亚古丁,好像在问这个愚蠢的美国人为什么在装傻。








    “你是怎么……”








    “你们长得一模一样啊……”普鲁申科回答道,“只是多了副眼镜。难道没人认出你来吗?你身边的人都是脸盲?”








      正义联盟主席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小声恳求道:“这是个秘密。别告诉别人可以吗?”








       普鲁申科点了点头,“我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就像你身边善良的同事一样。”








       克拉克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慰藉,他决定立刻结束这个话题,“事实上,我还有事拜托你们,对于上次的采访我感到非常抱歉。我拿到了错误的采访稿,那明显冒犯到了你们,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在采访你们一次?这次绝对不会再出差错。”








       普鲁申科了然地笑了起来,“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会……天啊!廖莎你要踩死我了。”








      亚古丁痛苦地揉了揉额角,为普鲁申科的单纯而感到悲哀。








    “所以,结果是?”








    “当然,”亚古丁,眼中重新开始浮现出活泼温暖的笑意,“但是我们很忙。所以,这最好依旧是一次双人采访。”








   “当然。”克拉克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双人采访。”








      普鲁申科疑惑地瞥了亚古丁一样,不爽的耸了耸肩膀。而他棕发圆脸的同胞大笑起来,从救援人员的手里接过了一条毛毯,毫不温柔地扔在了普鲁申科的脑袋上。








      END


评论
热度(40)
  1. Raven Nest泫然肆酒 转载了此文字
  2. 泫然肆酒bearandrose 转载了此文字
    语言和智力双重碾压

2016-11-25

40 泫然肆酒 bearandrose

标签

亚普